(。ò ∀ ó。)

无题

五年前的一个旧文开头

狄尉

他告诉自己这一切都结束了。是的,已经结束了。逆臣贼子的野心,贪官酷吏的推波助澜,都随着通天浮屠轰的一声而烟消云散。
他救出了当今圣上,挫败了敌人的阴谋。这是他的胜利。可他胜利得孤孤单单的,只得一个人站在废墟里,看烟雾在洛阳城的上空飞来飞去,好在他已经习惯了。
 
狄仁杰年轻时候,也算风度翩翩。后来装瞎卖傻的那八年,他还是天生的引人注目。监牢里有人丢了东西起了争执,往往都会叫他过来。狄仁杰哑然,这些人竟还会相信我这么一个老瞎子的判断力啊。连我自己都不相信了呢。
 
再往前数十年,狄仁杰刚破完一个大案,他看见尉迟站在血里,一头红发颜色凄厉。他想起尉迟前几天在王府酒宴上的呵斥:“你们一个个装着忠臣良将的模样,端得却是乱臣贼子的野心!”他心底突然有些不安,这场景说不出的诡异,他能数清尉迟头上的每一根头发,能看清尉迟眼里瞳孔每一次的收放,这么清楚,像是要往他脑子里刻一样。也许那时他就明白,所有的美景,都是看一次少一次。
 
狄仁杰站在王府酒宴的大殿上,拿起了尉迟喝过的酒杯,一口饮尽了里面的酒。他说好呀好呀,你们陪我喝一杯。再一晃神,他才发现自己站着的是空无一人的大殿,手里哪有尉迟的酒杯,连尉迟的尸体都不曾有。
善泳者溺,善战者亡。
狄仁杰要输,也只会输给自己的聪明。他算尽人事,却算不来老天爷的安排。 他何曾想过,老天会狠心到让所有曙光都迟来一刻,以至于把活棋耗成死局,希望等成绝望。若没那么聪明,也许有些人就不会被自己追上绝路,比如沙陀。
比如……
 
 

为狄尉的诸位提供点素材

去了趟白云观
树还是一样映照在强烈的夏日阳光下,只是越长越密了。

忍不住怀念了一下大理寺

其实也总和陈朵,是同一款长相_(:з」∠)_

看到这个图片……想起也总

点击观看,貌美道长,在线被打

关于王也2

有剧透

然后就想谈谈也总的“懒”,也总是性格慵懒,但绝对不是懒惰。也总一出场就在武当山上的晨练中睡大觉,第一印象很多人都是也总在偷懒,但在也总展示过风后奇门后,我觉得回头再看,就能意识到也总其实是真的睡眠不足,毕竟一开始顶着黑眼圈呢。云龙师父不知道也总会风后奇门,也总要瞒着他明面上的武当师父,那肯定不能在白天大张旗鼓地练吧,风后奇门应该是要晚上偷偷练的,所以也总在武当山上,那就是晚上练奇门,白天练太极功夫,也总后期,尤其在北京篇睡眠充足后,一下子就没“眼影”了;
 
所以想想也总在武当山上,那是发自内心想睡觉啊。来了龙虎山,晚上又要和老天师打招呼又要提防被宝宝埋,看来也没怎么睡好。其实也总和老天师,应该是唯二一开始就知道了罗天大醮优胜人选的人吧。
 
碧游村这段也总登场,临时工里和也总打招呼的竟然是肖哥和黑管,想一想其实也是合适,肖哥和黑管和也总相性挺合的,不管性格差异再大,其实本质都挺man的。也总属于那种在任何人面前都不拘谨的人,可能也和也总自信的态度有关,他不管和谁对话,氛围都很轻松平等。然后可能和也总的技能有关,也总一打斗一认真说话就间歇性高逼格症,其实看后面张楚岚的剧情,也总当时在罗天大醮那句常清静还真说中了张楚岚最想要的,就是平静的生活,和其他人一样的安宁和踏实,对马村长说话的时候也是很一击必中,“离她远点”。但道长您都这样说中了两人的心事,让两人如何踏实啊,难怪张楚岚和马村长要默默看着也总离去的背影了。
然后我又想说了,也总你恢复力惊人啊,脖子被抓道口子,流那么多血,找张大床睡几天就拆绷带了。
同为八奇技传人,也总和张楚岚在马村长眼里是特殊的,是看同类的态度,但可惜的是,马村长并不懂得物极必反,把握不住度,也总和楚岚都不可能和他成为一伙人的。顺便,看图上,也总嗑命打完马村长,黑眼圈又出来了。

关于王也

作者采访里说,王也的外貌,脸型参考了金城武,仔细一想还是有点像的,但这样,忍不住想采访罗天大醮上的诸位女观众们,你们真的看不出来这个邋遢小道是个大帅哥吗!尤其是和诸葛青一战后,怎么也该有fans注意到吧,竟然惨到被追打了半天+被埋了一晚上;
 
王也几岁上武当山似乎一直没有明确说,但根据“已经能应付得了成绩和同学关系”,怎么也应该上中学以后了,越看到漫画后期,越觉得王也是真的天赋一流+顺风顺水了,尤其是诸葛青讲异人的锻炼和“十个奇门九个疯”的时候,非常好奇王也花了多久掌握风后奇门的,别说诸葛青了,我都有点嫉妒,尤其武当太师爷周蒙和武当山后卢爷的那段对话,“师兄,你没有掌握风后奇门,你被风后奇门掌握了”“风后奇门传下来了,是一个小辈”,看到卢爷穷极八卦阵,结果徒劳无功的样子,王也这种半路出家竟然一下子就拿到八绝技之一,不禁感慨造化弄人,也许王也一开始学风后奇门也是无心插柳罢了;
 
也总家差不多算得上是一人之下里京城首富了,说实话,也总在龙虎山上的时候,完全看不出他的过往,也看不出来他从哪里来又到哪里去,看着真像个“半仙儿”,道袍飘飘,仿佛真的随时都能乘风而去,也难怪剧情刚连载到罗天大醮结束的时候,贴吧天天预测他活不久。就他在龙虎山上的样子,你要说他是个从小寄养在武当山上的孤儿我也信,王道长看着真的穷啊;
 
最爱碧游村这段了,也总一离开家就扎起了丸子头,我一直觉得也总在家梳马尾是为了不让他爸担忧他还想出家,毕竟也总虽然被武当山除名了,但他还在蓄发,也没明说过自己还俗了,要是在京城里天天扎着道士头,怕是他爸又要看着扎眼了;
 
也总在碧游村这段,除了不穿道袍,说话做事,包括发型分明还是个道士,也难怪张楚岚你和临时工还是叫他“道爷”,其实碧游村这段,我一直觉得陈朵是碧游村的意外,这个村子,不管是暗埋伏着的抓伤王也的“如花”,还是急缺一个术士的炉子,或者是马村长那句八绝技的正式传人聚在一起不好吗,这个村子都像是为了请也总入瓮准备的,结果陈朵,临时工,诸葛青的加入,让马村长本来为王也准备的剧情节外生枝,其实如果没有这个炉子,王也和马村长未必不能搭个伙,马村长也说了,现在明面上的八绝技后人,小师叔拿到通天箓的同时有天师府和陆老爷子的照顾,张楚岚背靠公司,一般人也不会动他,拘灵遣将在王家和风家,马村长现在村子没了还有耀星社,只有王也,手握风后,竟然在异人界什么靠山都没有,还要因为照顾家人不能回家。不知道经过北京篇和碧游村篇,也总有没有感受到,现在的他在有心人眼里根本不算个人,只是一个装了宝石的盒子;
 
这样一想,就会觉得武当太师爷对也总真是态度暧昧,也总一出场,就是周蒙问他,现在胜者能拿到通天箓,还不想去吗?说明不是第一次问了,而且看样子周蒙也知道一些当年事。根据已有信息,其实还不能确定周蒙的想法。云龙师父说王也是代表武当山去捧场的,问题是,捧场捧场,面子上的话,不能派太弱的,不然显得像瞧不起罗天大醮一样,也不能派太强的,要是你直接进决赛拿优胜了,你武当山是去捧场还是砸场子啊,最起码不能超过张楚岚和张灵玉吧?但也总这个战力……确定是捧场?周蒙的态度,倒有点像希望也总出世一样。
 
也总看着心大,显得好像他挺悠闲的,其实现在他处境是真不妙,风后奇门在他手上,有个对他两次偷袭的神秘人,碧游村后又一个人在外游荡,我一直觉得也总不怕强敌怕偷袭,而且他好容易在实战里松懈下来,第一次对刀疤男,觉得定住了就没有继续保持战斗姿态,第二次对完金勇,金勇昏迷了,也总就放松了下来,结果被反手偷袭,也总啊,你可上点心吧。对马村长的时候,也总还是在保证临时工不杀马村长的前提下才出手的,仔细想来,也总这么爱用乱金拓,其实也和个人性格有关,他实在是不想下杀招,定住就能结的事,绝对不会下狠手。也总出手也不少了,第一场比赛,太极劲没在对手体内放,只打碎了对方背后的挡板,第二次对诸葛青,大穴受制就打算结了,并没有真的伤害诸葛青,对要埋他的冯宝宝,基本上都是以跑和困住冯宝宝为主,杀伤力大的火或者其他术法一个没用,反而使用障目香这种珍贵符箓,打金勇的时候也是打晕,没直接对金勇用火用雷,打马村长时候,嘱咐临时工下手不要太重……这样真的好奇,如果有天也总遇到了不下死手打不赢的对手时,他要怎办。
 
其实我现在最想看的剧情是,也总被抓起来虐,但最后逃出去还救了个小萝莉。

打完马村长的王也道长
表示要和张大床一起睡觉